廉吏故事 | 公忠直亮文彥博

發布時間:2024-04-02 14:49:56   來源:云南法制報紀檢監察周刊

文彥博(公元1006—1097年),字寬夫,汾州介休人,自幼年時起便聰穎過人,21歲進士及第,一生歷仁宗、英宗、神宗、哲宗四朝,出將入相五十余載。史稱:“公忠直亮,臨事果斷,皆有大臣之風,至和以來,共定大計,功成退居,朝野倚重。”

勤以致學 嚴于律己

童年時代的文彥博機敏好學,嚴于律己。他經常準備個小罐子,做了好事就放進一顆紅豆,做了壞事就放進一顆黑豆,每天檢查紅豆和黑豆的數目,以此來規范自己的言行,磨礪身心,修身養性。少年時代,文彥博和張昇、高若訥跟隨名師史照學習經術。彼時,他深諳“學問勤中得,螢窗萬卷書”之義,焚膏油以繼日晷,發奮苦讀,身邊無論老少都稱贊他“不同尋常,為賢能之才”。

這種從小自難易彼的“童子功”烙印在了他一生的歲月中,即使他后來出將入相,也依然能夠堅守本分,始終嚴于律己,對任何人都謙恭有序。

拔劍請纓 平定叛軍

慶歷七年(公元1047年)十一月冬至節,貝州王則起義,少頃,便攻破了貝州城。霎時間,城下尸橫遍野,草掩白骸,城中人人自危。生死攸關之際,文彥博拔劍請纓,受任于敗軍之際,奉命于危難之間。

慶歷八年(公元1048年)二月,文彥博率軍圍攻貝州,此前明鎬率軍攻城日久,軍心浮躁,文彥博臨危不亂,定下“暗度陳倉”之計,一邊指揮將士們猛攻貝州北城,一邊派出精銳部隊在南城開挖地道。閏正月,宋軍一舉攻入貝州城,王則被捕,起義平息。文彥博在國難當頭之際挺身而出,舍自身安危救萬民于水火。

直言上諫 叫停“面子工程”

元豐一年(公元1078年)黃河水患泛濫,當時負責黃河治理工程的宰相王安石提出用“浚川耙”來疏浚河道。文彥博心系黃河兩岸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,走訪了很多水患多發地區,實地調研后,發現用“浚川耙”效果甚微,而朝中百官怕掃了現任宰相的“面子”惹禍上身,誰也不敢說出實情,從而讓這項“面子工程”大行其道,勞民傷財。

文彥博冒死進諫,上奏給宋神宗道:“黃河的水患用浚川耙根本無濟于事,即使愚蠢至極的人都知道沒有效果,我不愿跟著他們胡說欺騙您。”宋神宗隨即派人前去調查,結果正如文彥博所說,隨即就叫停了用浚川耙治理黃河的“面子工程”。文彥博不畏權貴,直言進諫,不僅幫助朝廷及時止損,而且免除了數以萬計的老百姓的勞役之苦。

秉忠竭誠 恪守清廉

至和三年(公元1056年)正月,宋仁宗突發疾病,因仁宗無子,文彥博和富弼一起建議早立儲君。英宗繼位后對文彥博說:“朕之立,卿之功也。”文彥博連連推辭,無論英宗后來如何感激,他都始終安守本分,從未居功自傲。

神宗熙寧二年(公元1069年),文彥博擔任當時的最高軍事長官樞密使一職,因文彥博在朝堂上功勞大、資歷深,圍繞在他身邊的阿諛奉承、溜須拍馬之輩甚多,文彥博府邸前也經常門庭若市,前來送財獻寶以求一官半職之人不在少數,但文彥博卻能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,恪守清廉,堅持任人唯賢,將一切逢迎賄賂之人都拒之門外。

紹圣四年(公元1097年),文彥博安然離世,享年92歲。后至徽宗年間追復太師之職,謚號忠烈。蘇轍稱文彥博:“惟判府司徒侍中,輔相三世,始終一心。器業崇深,不言而四方自服;道德高妙,無為而庶務已成。”(李德龍

私人影视-私人小影院-最新免费电影、好看的电视剧全集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