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鏡鑒 > 正文

擅權貪利 跌落深淵 四川省安岳縣政協原主席魏斌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發布時間:2023-11-29 11:17:55   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魏斌,男,1963年10月出生,1982年7月參加工作,1988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曾任四川省資陽市(縣級)迎接鎮黨委書記;資陽市雁江區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主任,區發展計劃局黨組書記、局長;市重點建設項目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;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黨組成員、副主任,市重點建設項目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;安岳縣委副書記,龍臺發展區黨工委書記、管委會主任;安岳縣政協黨組書記、主席,龍臺發展區黨工委書記、管委會主任;安岳縣政協黨組書記、主席;安岳縣政協主席。

2023年1月,魏斌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資陽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2023年7月,魏斌被開除黨籍和公職;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。2023年11月,魏斌因犯受賄罪、濫用職權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。

一直以來,魏斌認為自己是一個能寫會算、能說肯干、無所不能的“全掛子”,尤其在擔任安岳縣委副書記,龍臺發展區黨工委書記、管委會主任后,其驕傲自滿情緒更為明顯。他蠻橫霸道,利用擔任龍臺發展區主要領導的職務便利,將其變成“自留地”,“說一不二”,在眾多商人老板的吹捧奉承中飄飄然起來,徹底迷失在“圍獵”中。

1 自負自滿,視任職單位為“自留地”

魏斌出生在川中農村,經歷過“忍饑挨餓”的艱難歲月。他下定決心,要通過學習改變命運,端上“鐵飯碗”、吃上“國家糧”。1979年,魏斌以全公社第一的成績考入內江農校,成為老家“十里八鄉的風云人物”,從此開啟了新的人生。中專畢業后,他被分配到家鄉工作,如愿成為一名公社干部,并很快走上領導崗位。

“令人羨慕的股長”“眾人矚目的領導秘書”“為數不多的副縣級后備干部”“主政一方的鎮黨委書記”“重權在握的正縣級領導”“說一不二的發展區書記”,魏斌自恃能力出眾,認為自己在每一個崗位都干出過可圈可點的成績,被提拔是理所應當的事情。

然而,魏斌的成長道路并非一帆風順,他擔任雁江區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主任的時間較長,看到身邊同事成長進步了,而自己還是科級干部,心態就發生了變化,主動向組織提出了“換崗”請求。擔任雁江區發展計劃局局長兩年后,他被提拔為資陽市重點建設項目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,成為副縣級領導干部,并很快當上了主任。魏斌這個辦公室主任并不是“一把手”,沒有簽字和決策權,這讓習慣了說話算數的他“感到很憋屈”。

此后一段時間,魏斌的最大愿望就是做“一把手”。2012年3月,組織安排他出任安岳縣委副書記,龍臺發展區黨工委書記、管委會主任。在魏斌看來,當上龍臺發展區的“一把手”,有了自己的“一畝三分地”,也有了說話算數的簽字權和決策權。

此后,魏斌在龍臺發展區提出了“產城一體”的發展思路,很快啟動了大批項目,新建了園區、接通了水電氣、開通了公交車、引進了一批企業、建好了安置房……大搞開發建設的同時,他利用發展區內控機制漏洞,獨攬了發展區的事權、財權、人事權。

2 底線失守,在逢迎追捧中迷失方向

龍臺發展區的快速發展,得到各方好評。面對上級領導的肯定、同事的贊許,尤其是商人老板的刻意逢迎和追捧,魏斌膨脹自大,慢慢迷失了方向。當時,許多商人老板都希望參與龍臺發展區回報率高的BT項目,紛紛想辦法向獨掌大權的魏斌靠攏。

但要進入魏斌的“朋友圈”,“信得過”“會來事”是必備條件。龍臺發展區某道路建設項目承建商尹某某,在魏斌檢查項目時與之相識,他非常清楚魏斌職務的“含金量”,想方設法要跟魏斌“搭上線”。在打聽到魏斌喜歡烹飪時,尹某某多次以釣到野生魚為由,邀請魏斌到其公司食堂吃飯,親自下廚煮魚并請魏斌現場指導,魏斌偶爾也在尹某某等人的夸贊中“露一手”,往往贏得喝彩聲一片。此后,兩人經常一起“切磋”廚藝,并互稱“大哥”“小弟”。

幾個月后,尹某某約魏斌喝茶,請他在某道路建設項目方面給予關照,并送給魏斌30萬元現金。對于尹某某的“會來事”,魏斌有些欣喜,但是否“信得過”,魏斌打算再“測一測”。幾天后,魏斌邀請尹某某到某酒店吃早餐,表示“上面查得嚴,準備將資金退回”。尹某某當即表示,送錢給“大哥”是真心的,沒有收回的道理,并稱自己口風很緊,絕對不會出賣朋友。魏斌感受到這個“小弟”對自己的恭敬,又想到他是外地人,屬于隨時能“掌控”的對象,便放心地收下這筆錢,并很快迷失在“兄弟”情誼中,相約共同投資,有錢一起賺。

此后,魏斌享受著“小弟”尹某某以各種借口表達的“崇拜之情”。作為回報,魏斌在尹某某承建的道路建設項目實施、竣工驗收等方面提供盡可能的關照。隨著交往和信任的加深,魏斌還陸續將收到的巨額好處費投入到尹某某新開發的房地產項目,以求獲得更大利益。

魏斌迷失在權力賦予的光環和商人老板的追捧“圍獵”中,無法自拔,以至于內心產生了“除了工作,收錢也是一項重要任務”的扭曲思想。正如他在懺悔錄中所寫,“這種價值取向的變化,讓自己鉆進錢眼里,工作作風也漂浮了,得過且過的思想嚴重了。”到后期,甚至有的企業還未簽訂投資協議、魏斌自始至終也未提供任何幫助,卻心安理得地收受企業送來的“好處費”。

經查,魏斌利用職務便利,先后為11家單位及個人在工程項目承攬、資金撥付、竣工驗收、企業經營等方面提供幫助,并收受財物,數額特別巨大。

3 任性用權,加速墜入犯罪深淵

不自重者取辱,不自畏者招禍。魏斌迷失在不法商人老板的追捧中,享受著“自留地”里“說一不二”的感覺。他到企業工地檢查時,總是前呼后擁、走馬觀花,面對問題不是靜下來了解真實情況,而是隨意指手畫腳、發號施令。此時的他已變得無所顧忌,聽不進意見,瞧不起別人,開會時必須“唯我是從”,若有人反對,便立刻火冒三丈。

魏斌以龍臺發展區的快速發展為傲,認為這完全是自己的功勞,個人主義滋生令他得意忘形,在一些重大事項處理上,將個人意志凌駕于組織之上。利益驅使下,他曾兩度濫用職權,為“崇拜”自己的“小弟”尹某某毫無原則地提供幫助,令清醒后的自己都覺得“無知、愚蠢”。

2015年7月,龍臺發展區需支付尹某某承建某道路建設項目款6800余萬元。當時,尹某某欠下重慶某公司實際控制人李某某一筆債務,而李某某公司正打算在安岳縣開發旅游項目。尹某某向魏斌提出,將自己在龍臺發展區的債權轉讓6500萬元給李某某,李某某則以該債權折抵將來在安岳縣競得土地的出讓金。

身為龍臺發展區“一把手”的魏斌無視重大事項集體決策制度,在未向縣委匯報,也未組織集體研究的情況下,擅自代表龍臺發展區與尹某某、李某某簽訂了債權轉讓協議。

令魏斌自己都感覺“不可思議”的是,當巧舌如簧的“小弟”尹某某再次苦苦哀求、“畫餅”利誘時,魏斌再一次毫無顧忌地濫用職權,讓自己加速墜入犯罪深淵。

債權轉讓協議剛簽訂兩個月,尹某某公司經營的房地產項目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,他提出請魏斌將已經轉讓給李某某的債權繼續支付給自己公司,并辯稱自己跟李某某關系很好,可以要求李某某解除之前簽下的債權轉讓協議。魏斌荒唐地認為,“小弟”“信得過”,而且有在建樓盤在本地,即便情況有變,也都在自己“掌控”中。于是,魏斌在僅得到李某某電話同意解除債權轉讓協議的情況下,審批同意龍臺發展區向尹某某公司撥款。

其后兩年間,李某某一直以工作忙為借口,遲遲不肯出面簽訂債權轉讓解除協議,而龍臺發展區已陸續向尹某某公司錯誤支付數千萬元。利令智昏的魏斌毫無察覺,自以為是地認為一切都還在“掌控”中。

一次又一次錯誤撥款使龍臺發展區陷入被動,而貪欲膨脹的魏斌還不自知。2016年底,李某某公司發函催促龍臺發展區撥款,此時的魏斌還沒意識到自己已進入圈套,反而覺得是小事一樁,認為只要解除協議就萬事大吉。當李某某公司提起仲裁,龍臺發展區被裁決履行還款義務時,魏斌才如夢初醒,深感無力回天,只能嘲笑自己曾經的愚蠢無知。后來,安岳縣政府通過債務沖抵等方式,向尹某某公司追回不當得利,但因對李某某公司違約產生的數百萬元經濟損失,至案發仍無法挽回。

4 對抗調查,借貸代持只是自欺欺人

反腐敗高壓態勢下,魏斌時常對收到好處費進行風險評估,并在感覺到風險時采取措施“避險”,上演一出出收錢退錢、偽造證據的戲碼。

魏斌到安岳縣任職后,其妻侄申某找他尋求幫助,希望“找點項目做”。他利用職務便利,私自決定將龍臺發展區某安置房建設項目交由申某找人承建,并在項目資金撥付等方面提供幫助。項目實施過程中,魏斌通過申某,以現金、銀行轉賬等方式共同收受賄賂。事后,魏斌安排申某與行賄人虛構借貸關系,以掩蓋受賄事實。2020年,魏斌接受組織談話期間,再次授意申某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行賄人“還錢”,再由行賄人取出現金交給申某,以此虛構借貸關系。在此基礎上,魏斌還與申某“預演”接受調查的場景,要求申某咬定前述經濟往來是正常的民間借貸行為。

2013年,龍臺發展區某企業老板鄒某某履行之前“送予巨額感謝費”的承諾,將部分“感謝費”存入銀行卡交給魏斌。因擔心使用留痕,魏斌放在手里一直未取用,并于2014年將此卡交回鄒某某,要求其代為保管。鄒某某表示,除隨時可兌現全部本金外,每年額外支付利息數十萬元。兩年后,鄒某某用所謂“利息”購買一輛越野車送給魏斌使用。2019年,因擔心“出問題”,魏斌安排鄒某某出售該車并“代其保管”售車款,兩人商定在魏斌退休后連本帶息用于共同投資。

當官發財兩條道。魏斌深知此道理,但權力觀、價值觀扭曲的他,早已鉆進錢眼,陷入貪腐泥潭無法自拔。“幾十年奮斗追求的榮譽變成了人所不齒的犯罪,向往的生活變成了漫長難熬的鐵窗生涯。”魏斌追悔莫及。(通訊員 方地兵 王愛民)


魏斌懺悔錄(節選)

2023年1月5日,市紀委監委的工作人員通知我接受談話。我感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天終于來了。沒有緊張害怕,很鎮定地隨他們上了車,當晚即被留置。除了交代問題,我開始反思自己犯罪的根源。

一是取向迷失。我在擔任領導干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,都是腳踏實地、安分守己的。臨近四十歲時,看到當年的同事、下屬紛紛成長為自己的上級領導,自己還是一個小小的正科級干部,心里就開始不淡定了。2003年,我給組織提出了“換崗”的請求。后來,在市重點項目辦主任任上,一干就是好幾年。沒有簽字權、決策權,多年擔任“一把手”,習慣說了算的我很感憋屈。在那一段時間,爭取做“一把手”是我最大的愿望。

主政龍臺發展區時,我漸漸產生想撈點錢的想法,將發展區打造成了具有相對獨立事權、財權、人事權的獨立王國。大事小事自己一人說了算,也為自己撈錢創造了條件。價值取向的這種變化,使我漸漸變成了不太理政事,糊里糊涂鉆進錢眼的“官老爺”。工作作風漂浮了,得過且過的思想嚴重了,許多重要的事不愿管或者胡亂管,致使龍臺發展區問題越來越多,矛盾日益突出。

二是底線失守。到安岳之后,面對金錢的誘惑和不法商人的圍獵,思想防線瞬間坍塌了。收錢這種事,猶如吸毒,只要開了頭,就會上癮?,F在我深深地知道,底線失守了,別人送錢自己是不會拒收的。在安岳,我確實也拒絕了不少商人金額巨大的錢物,那不是我不想要,而是怕不安全。一些企業、項目給我的承諾,我是擔心拿到錢怕被發現。即使這樣,我受賄數額也特別巨大。

三是驕傲任性。當上領導干部之初,我還是比較謙遜,而且十分注重學習,在每一個崗位都有一些可圈可點的成績。我一直感覺自己能寫、能說、能干、能算,是一個“全掛子”,并常以善于解決復雜問題自居,覺得沒有被什么事難倒過。

到安岳工作后,總認為自己水平高,能力強,資格老。原來的自滿情緒膨脹起來。覺得自己比其他領導更強,瞧不起別人。在龍臺發展區,那更是聽不進不同意見,喜歡個人說了算,享受“一錘定音”的感覺,聽見雜音就火冒三丈。到工地上督查工作,總是前呼后擁,風風火火,走馬觀花。不聽意見建議,不看資料圖表,隨意指手畫腳,發號施令,致使一些項目大大小小問題成堆。這些低級錯誤,現在連我自己都不能諒解。

回顧我這一生,可用出身貧寒,少年得志,中年夢碎,晚年鐵窗來概括。犯下的錯誤是嚴重的,我認罪悔罪!

私人影视-私人小影院-最新免费电影、好看的电视剧全集在线观看
<bdo id="wy6yw"><noscript id="wy6yw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<table id="wy6yw"></tabl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wy6yw"><center id="wy6yw"></center></blockquo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