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吏故事 | 于謙的三首廉詩

發布時間:2023-12-05 15:21:58   來源:云南法制報紀檢監察周刊

于謙(1398年—1457年),字廷益,號節庵,浙江杭州府錢塘縣(今浙江省杭州市)人?!睹魇贰贩Q其“至性過人,憂國忘家”,他是著名的政治家,也是一位杰出的文學家。他的詩詞中蘊含著堅定不移的清廉品質,特別是3首廉詩充分反映了他對為官之道的認識和體悟。

清風兩袖朝天去

“絹帕麻菇與線香,本資民用反為殃。清風兩袖朝天去,免得閭閻話短長!”(《入京》)

這首詩是于謙任巡撫,奉詔入京議事時所寫。于謙24歲中進士,從此走上政治舞臺,一直保持清廉自持,上不行賄,下不納賂。他在江西、河南等地任職時,奉詔入京議事,臨行前,屬僚們都勸他即使不帶重金前往,也要拿一兩件地方土特產以便結交當朝權貴。于謙瀟灑一笑,舉起兩只袖子說:“吾唯有清風而已。”為此,他還特意寫了《入京》這首詩。

為官35年,于謙始終生活素貧,日用節儉,衣無絮帛,食無兼味,“所居僅蔽風雨”,四壁蕭然,常被“錯認野人家”。他曾作詩形容他的床:“小小繩床足不伸,多年蚊帳半生塵。”可見其生活之清貧,亦可見其矢志不移的道德操守。他還堅決拒賄,有一年壽辰,門口送禮的人絡繹不絕。于謙叮囑管家一概不收壽禮。同鄉好友鄭通的禮物于謙同樣不收,他寫了4句話給鄭通:“你我為官皆剛正,兩袖清風為黎民。壽日清茶促膝敘,勝于厚禮染俗塵。”由此,“清風兩袖”這個成語便常被用來形容正直、清廉的品行。

冰霜歷盡心不移

“北風吹,吹我庭前柏樹枝。樹堅不怕風吹動,節操棱棱還自持,冰霜歷盡心不移。”(《北風吹》)

這是一首典型的詠物詩,詩人托物言志,通過贊美柏樹的“枝節棱棱”,形象表達了自己堅定執著的理想信念。這種樂觀堅定也是于謙優良官德的具體表現之一。

于謙的政治理念是重社稷、愛蒼生。他以“功在朝廷,澤被生民”為人生旨歸,一生夙夜在公,竭盡職守,體恤百姓,愛民如子。自1426年任御史開始,于謙歷任兵部右侍郎、兵部左侍郎、兵部尚書等職,并巡撫江西、河南、山西等地,皆恪盡職守,為國為民。當時的山西、河南兩省災難頻發,山西多饑荒,而河南多水災。于謙把每一年分兩個階段,兩季住山西太原,關注三晉百姓溫飽;兩季住河南開封,治理黃河水患。在任職期間,于謙大力整肅官場、平反冤案、賑濟災區、安置流民、救治疫病、修繕河堤等,使百姓得以安居樂業。在33至52歲的19年中,于謙頻繁奔波晉豫兩地,勤于政務,被百姓稱為“于青天”。

要留清白在人間

“千錘萬擊出深山,烈火焚燒若等閑。粉身碎骨全不顧,要留清白在人間。”(《石灰吟》)

《石灰吟》一詩氣勢雄渾,直抒胸臆,層層遞進,以石灰的一生歌頌了清正廉潔的操守和以身殉道的犧牲精神。于謙傳奇的一生正是這膾炙人口的詩句最生動的注腳。

“土木堡之變”時,于謙作為留守京師的兵部侍郎,面臨社稷興亡、民族盛衰,顯示出英雄本色。英宗被俘,國無主君,在國家危急存亡的關鍵時刻,于謙挺身而出,率領軍民取得北京保衛戰的輝煌勝利,可謂挽狂瀾于既倒,扶大廈之將傾。

于謙雖在“南宮復辟”后含冤而死,但縱觀其一生,歷盡“千錘萬鑿”“烈火焚燒”“粉身碎骨”,以濟世安邦之能及清廉公允之德,書寫了家國天下的責任擔當,他的詩詞和故事也在后世成為指引為官者堅守初心的精神旗幟。(張正敏)

私人影视-私人小影院-最新免费电影、好看的电视剧全集在线观看
<bdo id="wy6yw"><noscript id="wy6yw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<table id="wy6yw"></tabl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wy6yw"><center id="wy6yw"></center></blockquo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