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云嶺要聞 > 正文

【紀檢人·手記】老胡的那件“煩心事”

發布時間:2016-11-04 07:43:08   來源:西雙版納州紀委

“蔡書記,您們工作不忙的時候能不能來看看老胡支書?他最近情緒很低落,我們挺擔心他的……”去年8月的一天,倮德村監委會徐主任打來電話,在電話里能感受到他焦慮的心情。

“好的,我們會盡快來的,你們要多陪他說說話,好好開導開導他!”我說著。

老胡原是易武鎮倮德村黨總書記。他的事情還得從2013年說起……

第二天,我自費買了一些水果和牛奶,讓鎮紀委小陳和我一起去一趟老胡家,車輛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顛簸著,一路上茫茫的白霧縈繞著廣袤的易武古茶山,宛如仙境一般,我無心欣賞眼前的美景,心里五味雜陳,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
老胡從1984年起就擔任村小組長,1997年任易武鎮倮德村黨總支書記,一干就是16年,曾被村民譽為群眾致富的領路人、全縣“優秀共產黨員”……然而在2013年初,他在未經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的情況下,擅自在本村集體林內開墾林地種植堅果。2015年4月,縣法院判決老胡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,判處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二年;7月,縣紀委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。因紀律和法律意識淡薄和僥幸心理作怪,老胡最終晚節不保,難逃黨紀國法的懲罰,令人扼腕嘆息……

下午5時,我們到了老胡家。再見到老胡時,差點沒能認出來。他穿著一身破舊的迷彩服,凌亂的頭發幾乎全白了,看上去憔悴了許多,精神萎靡不振。

“老胡,身體還好吧?”我關切地問道。

“蔡書記,實話跟你說,這段時間以來,我就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,飯也吃不下!每當我睡下,耳畔總是回響著法院宣讀判決書和縣紀委宣讀處分決定的聲音,我一直在想,我干村干部30多年了,我為村里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,沒有功勞,也有苦勞吧?我也不知道這次我到底得罪了誰,非把我往死里整!”老胡見了我以后,顯得異常激動和興奮。

“幾個月以來,我心里一直有一個念頭,如果我知道是誰舉報我,我一定要報復,大不了再上一次法庭!”老胡氣憤地向我發泄著。我沒有說話,當一回忠實的聽眾,只有靜靜地聆聽著……

“蔡書記,不好意思!我不是針對你,我只是想不通,咽不下這口氣!”老胡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,語氣緩和了些許。

“老胡,聽說你家的舊衙門(易武茶區一地名)茶葉今年賣價不錯嘛?不知道今天我們有沒有口福???!”我有意岔開話題。

“……蔡書記,不好意思,你看我光知道發牢騷了,都忘了給你們泡茶了。來來來,嘗嘗今年的春茶,今年價格不錯,差不多都賣光了,我特意留了一點自己喝的?!崩虾s緊把水燒上,抓來一把茶葉。茶水泡開后,我們繼續和老胡探討今年的茶葉行情,聽老胡侃古六大茶山的故事,沒有人提他被處分的事,老胡仿佛已經忘記了他的不快。不知不覺已到了下午7點多了,老胡執意要留我們吃飯,我讓小陳按標準交了伙食費,特意陪老胡喝了點酒……

“老胡,現在心情好些了吧?我們這次來的目的,主要是想和你談談心,聽聽你的想法,希望你能支持紀委的工作?!蔽铱磿r機差不多,試探性地對老胡說道。

“蔡書記,我心里清楚,我已經違紀違法了,當應接受懲罰,其實最讓我受不了是一些村里人對我的態度,以前我干支書的時候,他們對我是畢恭畢敬?,F在我出事了,他們能避則避,還有人對我冷嘲熱諷,我都快不敢走出門了……”老胡的話語里含著諸多的無奈。

“老胡,我很欣慰你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過激的想法可不能再有了喲!希望你在今后生活中振作起來!有什么困難,也可以跟我們反映,我們會盡力幫你解決?!?

“蔡書記,謝謝你們并沒有忘記和嫌棄我,還主動找我談心,關心、鼓勵我,今天我把我想說的話、該發的牢騷都說出來了,對于處分結果,我也接受了。我沒有理由去自暴自棄,今后我一定會好好活下去,讓兒孫們以我為戒,聽黨的話,做遵紀守法的人!謝謝你們……”老胡緊緊握住我的手,幾度哽咽……

臨別之際,我默默地握緊老胡的手,沒有說話。我知道,此刻無聲的支持更勝過千言萬語的勸說……

時光荏苒,日月如梭。一轉眼,又是一年春來到。

“蔡書記,我家明天殺年豬,有時間過來喝杯酒!”今年2月的一天晚上,老胡給我來了電話。我長舒一口氣,去年的那次回訪,應該已經幫老胡打開了心扉,重振了信心。我望著遠方,感受著夜的靜謐,深吸著清新的空氣,心情無比的舒暢。但愿窗外那輪皎潔的明月,會照亮老胡今后的漫漫人生路。(西雙版納州紀委  蔡毓華)

私人影视-私人小影院-最新免费电影、好看的电视剧全集在线观看